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寡妇老师的噩梦
寡妇老师的噩梦

寡妇老师的噩梦


  人睡着后,总是会做梦。但我无疑做了一场噩梦。在学校的器材室,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回梦到这个地方。一个矮胖的身影将我压在海绵垫强。他的面孔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下,而我对他只有无边的恐惧。这恐惧让我止不住的跪倒在他的脚下表示臣服。这个矮胖的身影胯下长着一根狼牙棒式的肉棒。勃起时张牙舞爪,丑陋狰狞。我非常害怕的坐在垫子上,任凭他捉住我的双脚夹住他恐怖的肉棒。梦里没有触感,我不知道他逼我用双脚服侍他的肉棒时,我到底有什么感受。但我想,我一定害怕极了,哪怕是醒来之后,仍心有余悸。这个矮胖身影像是魔鬼一般,他带我到各种场景穿梭。有时候,是在我的办公室,他按着我的头,逼我跪在他的脚下,吸吮他的肉棒。有时候,是在学生宿舍,他抱着我的屁股,我趴在上下铺的梯子上,半悬空着忍受这个家伙的侵犯。包括在公交车上,在公共厕所里,在教学楼天台上。他换着花样玩弄,凌辱我的身体,把他罪恶的子孙射在我的头发上,腋窝里,嘴巴里,鼻子里,小穴与后庭更是饱饮精液,最变态而时,这个身影竟对我的双脚情有独钟,一次又一次,乐此不疲的射在我的脚上或是鞋子里。


  放学后路过农贸市场,我买了一条鲤鱼,一块豆腐。今晚给孩子熬鱼汤喝,文轩也是个努力的孩子,天天学习已经很辛苦了,我这个做母亲的,一定要在生活上照顾好他。回到家一番忙碌,做好饭洗完澡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。我慵懒的坐在梳妆台前,拿着吹风机吹干披在肩膀上的湿头发。忽然,我记起来被我遗忘的一件事。对了,提包里还有我今天换下来的那双丝袜呢。现在换衣服出门扔掉已经来不及了。大半夜我也不愿意再折腾一番跑出去。想了想,我从包里掏出丝袜,额,一股骚臭味熏的我直想吐。要不要找个医生看看啊。别是脚上感染什么真菌了。我随手将丝袜扔进厕所的衣篓里。攒到周末一起洗得了。真想不到,我的脚怎么会变成那样。小巧玲珑的脚趾像是可爱的蚕宝宝,光滑如牛奶,如丝绸般的肌肤让她看起来像是一对精致的艺术品。我低下头来扇动鼻翼,抖抖脚趾。不臭啊,我保养的好好的脚丫,一点也不臭啊。真是奇怪。我将所有过错都推到那双袜子和那双臭鞋上。我发誓,等给它们洗干净了,就压到箱子底。这辈子都不会再穿了。我坐在床上胡思乱想,思绪发散回顾着今天的经历。话说,上午到底发生了什么,任凭我苦思冥想,也实在回忆不出来。难道我真的在办公桌上睡了整整半天吗?不对劲,不对劲,不对劲。这不符合逻辑。


  如果我早上到了办公室就睡着了,那么其他老师肯定会叫我起来上早读。况且,不仅是小王,就连班长也对我嘘寒问暖,一直问我病好些了没有。但我对这件事却没有任何一点印象。就好像,我的记忆突然出现了一片空白。而越是回忆,脑袋就愈发疼痛。嘶,不行,不能再想下去了。我银牙紧咬,狠命挤压太阳穴来缓解疼痛。过了好半天,我才放松了僵硬的肌肉,软趴趴的瘫倒在床上。莫名其妙的,我竟感到有一丝孤独与无助。


  「妈!我回来了!」门口传来儿子响亮的声音。我穿好睡衣,踩着白色兔子头拖鞋啪啪啪的跑出卧室。「文轩回来了。」我笑着从他肩膀上卸下书包,抬头仰视他红彤彤的脸蛋。「晚上骑车回来挺冷吧,看你冻的脸都红了。」我拉着儿子的手,心里满是甜蜜和踏实。自从丈夫去世后,儿子就成了我的全部。每天等他放学回家,都是我最幸福的时候。「快去洗手,妈妈已经给你打开热水器了。」我将书包放在儿子的书桌上。把他推进洗手间。微波炉里热好了晚上做的菜,我打开高压锅,盛出两碗颜色乳白的鲜美鱼汤。给儿子的碗里,堆满了鱼肉块,我的碗里则满是豆腐。不过我也有点嘴馋,就把鱼头和鱼尾盛到碗里。虽然这些部位肉少了点,但吃起来总比豆腐美味吧。我拿好筷子,勺子,将小小的餐桌摆满。两碗鱼汤,一份胡萝卜炒玉米粒,一份奶油娃娃菜。虽然很简陋,但我对我的厨艺很有自信。「文轩,来,吃饭了。」我为儿子拉开椅子,开心的将盘子往他面前挪了挪。「今晚妈妈给你熬了鱼汤,整整煲了快三个小时呢。」儿子拿起勺子,却没有喝汤。他低着头,拿着勺子在碗里搅来搅去。「怎么了文轩?是在学校遇见什么问题了吗?」我不明白,为什么儿子看起来情绪如此低沉。因为我工作的学校离家实在比较远,开车上下班也要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车程。我就没让儿子报考我任教的学校。而是为他选择了一所离我家骑车十来分钟就能到的学校。他看了我一眼,眼神里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。「妈,你们学校里,是不是有人欺负你?」我愣住了,这是哪跟哪呀。「没有啊?妈妈可是老师,谁敢欺负我呀。」我忍不住伸出指头戳了戳儿子的脑门。「小傻瓜,你天天想的什么呀。」儿子一把握住我的手,他紧紧盯着我的眼睛,一字一句道:「妈妈,如果真的有人欺负你,你不要怕,我会保护你的。」我小小的心瞬间被感动所充盈。眼眶也有了几分湿润。「啊,小文轩也是大人了,也能保护妈妈了。真好。」我结结巴巴,有些语无伦次。不过,我还是得说。「不过呢,文轩你现在的第一要务,就是好好学习,在学校一定要用功读书,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。这样妈妈才会放心。」儿子点点头:「妈妈,你放心吧,我每天都在认真念书,从来没有过半点松懈。」我亲了亲儿子的脸颊。「好,那以后也要继续加油。快吃饭吧。」我捧起碗,尽量不旁儿子看见我眼里飘的满满的豆腐。他从小就喜欢吃鱼。当然,比起鱼来,他更喜欢吃牛肉和鹿肉。不过丈夫去世后,我一个普通老师,收入着实有限。丈夫去世留下的那笔钱,我放在银行一直没敢动。那是将来留给孩子买房,结婚的钱。这个月花钱花的有点多,一个月功夫我居然花了两千多块钱来买衣服,鞋子,丝袜,内衣。我这是在干什么?疯了吗?我为自己的反常而陷入深思。


  最近这段时间,我发现我就先了许多变化。一是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,我竟然开始了化妆。要知道,自从文轩出生起,我就很少打开梳妆盒。更别提给自己涂脂抹粉,打扮的光彩照人了。二是我的穿衣风格有了极大的变化。以前我的衣柜里,基本都是各种长裤,针织衫。鞋架上摆满了各种平底或是低跟鞋。但现在,以前我喜欢穿的衣服都压在了角落里,取而代之的,则是各种暴露的裙子和性感的紧身衣。就连鞋架上,也多了好几双高跟鞋。难道人到中年,我反而比少妇时期更加注意衣着外表了吗?不能想,不能想,一想就头疼。我该不会是得了心脑血管疾病了吧。最近总是头疼,集中不了精神,记忆里也大幅衰退。经常忘记最近几天发生过什么事情。我可不能病倒,儿子和我的生活不允许我停下脚步。等文轩考完大学,我就好好的检查检查,放松放松吧。收拾完碗筷,我扶着腰回到了卧室。宽敞的双人床对于娇小的我来说实在有些空旷。为此,我还专门弄了一床被子留在身旁。只有这样,我才能假装身边还有人可以依靠。也只有这样,在漆黑的夜里,我才能辗转反侧后,进入梦乡。


  【完】